很多人都听说过校园霸凌。校园霸凌是指发生在孩子之间的欺凌和压迫行为,包括肢体和言语的攻击,严重的时候会让受害的学生都不想去上学。关于校园霸凌的新闻也不时会被报道出来。但是,职场霸凌行为讨论的却比较少。

职场霸凌行为可能是由性格暴躁的极品老板带来的,也有可能是同事之间的。举个例子,我们从前段时间优步的众多负面新闻中,就能看到,这家公司肯定存在职场霸凌行为。比如,优步一个城市的负责人在开会时拿杯子砸自己的同事,在正常公司中,人力资源部会介入调查,但是由于这位负责人业绩一向很好,就被原谅了;再比如,对女性员工的歧视行为等。

很多公司可能不会像优步表现得那么极端,并且被报道出来,但是我们肯定都听说过发生在职场中的种种霸凌行为。如果面对这种情况,除了辞职走人,一个人还能如何应对呢?

罗伯特·萨顿(Robert Sutton)是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和组织行为学教授。他也是一些管理学畅销书的作者。他出版过的书包括:《管理的真相:事实、传言与胡扯》、《混蛋止步法则》、《好老板,坏老板》等。在他的新书《如何应对无视你的人》(How to Deal With People Who Treat You Like Dirt)中,就给出了应对职场霸凌行为的方法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刊登了这本书的部分内容。通过跟职场欺凌行为的受害者的数千次访谈,萨顿给出了6个建议,供你参考。

1.保持距离,有时候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。一个原因是随着距离变远,沟通会变少。一项研究发现,和座位相隔20米的同事相比,人们跟座位相隔2米的同事定期聊天的概率高出三倍。2013年至2015年间,一项追踪了一家科技公司2000名员工的研究表明,如果一位有不好行为的员工坐在你附近,你自己表现出不好行为的概率会上升1.5倍;而且,座位距离表现不好员工8米以内的人离职概率也高出一倍。

2.减少互动,并放慢互动节奏。尽可能减少对负面行为同事的回应,如果要回应,也要过上一阵再冷静和沉着地回应。因为你的即时回应,反而是在增强负面行为实施者的动力。萨顿教授说,这是他从自己的一个博士生身上学到的。这个博士生之前的导师非常情绪化,会给她发邮件进行人身攻击或者在凌晨两点打电话骂她。开始时,她会迅速回应,结果反而让导师得寸进尺。后来,她就放慢了回应速度,开始时是过几个小时再回应,然后过几天,几个礼拜再回应。她相信,这个技巧帮助她保持了正常心态,并完成了学习。

3.建立预警系统。就像电影中,难搞的老板进入办公室之前,会有人通知大家,大Boss马上要来了,然后每个人就会进入另一种状态。

4.转换自己的视角,也就是用积极的态度看待自己正经历的一切。比如,告诉自己不能怪你(“她就是个垃圾,垃圾人做垃圾事”)、降低事情的严重性(“这只是件小事”)、关注好的方面(“确实,我老板就是个极品,但他也教了我很多”),以及把眼界放高(米歇尔·奥巴马说过:“他人往低处沦陷,我们往高处前行”)。

其他转换视角的方法包括:站在遥远的未来看待自己当前的困境——这不算什么;告诉自己这终将过去,未来却很美好。比如,一位空军学院的学员写信告诉萨顿,当高年级学生欺负他时,他会跟自己说,相比于几年后成为飞行员而言,眼下的折磨微不足道。最终他也如愿以偿当上了飞行员;以及,通过转换身份来实现情感脱离,比如萨顿认识的一个大学行政工作人员,碰到非常尖酸刻薄、自以为是的同事时,会假装自己是一名医生,专门诊断罕见极端的垃圾性格病例,他会告诉自己,这个病例不错啊!

5.努力化敌为友。心理学家说,存在一种”本杰明·富兰克林效应”。本杰明·富兰克林是美国国父之一,是杰出的作家、发明家和政治家。在他年轻时,有一位同龄人公开发表演讲抨击富兰克林。富兰克林没有骂回去,而是给批评者写了封信,请求借一本自己没有的书。那个人把书送了过来。不久后,富兰克林把书还给人家,还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。富兰克林说,那个人“自此之后为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,我们成为最好的朋友,这份友谊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。” 富兰克林效应就是,我们都喜欢喜欢自己的人,不喜欢不喜欢自己的人。

6.确认下,自己是否就是职场恶霸。萨顿说,根据《美国职场欺凌调查》 ,近一半的调查对象表示自己曾经被欺凌或者目睹职场欺凌行为,但只有不到1%的人承认自己就是那个作恶的人。这也很正常,因为认清自己总是最难得。不过,萨顿说,我们最好还是搞明白其他人是如何看待我们的。

以上就是管理学家给出的6个应对职场霸凌行为的建议,希望对你开开心心上班有帮助。

讲述:顾一菲